首页 > 飞禽走兽电玩城真人> 新利恒-禁播26年,演员被捕,这部国产禁片终于被找到

新利恒-禁播26年,演员被捕,这部国产禁片终于被找到 时间:2020-01-09 08:09:38   阅读799

新利恒-禁播26年,演员被捕,这部国产禁片终于被找到

新利恒,前阵,我们那篇关于电影《老人与狗》的幕后恐怖故事,吓到了不少人。

因为片中负责养狗的人,在片子公映后被发现是恶贯满盈的杀人犯,电影一度被雪藏,成为名副其实的「禁片」。(关于这部影片的被禁始末,请戳→现实比电影恐怖!这部国产第一禁片背后,竟藏着惊天凶杀案)

我国历来不乏因为各种原因被禁的电影,但像这部演员涉案、片中的动物涉嫌吃人肉的而被禁的,真是空前绝后。

随着被禁,它再也没有露面过:没有重映,电视台也鲜有重放。没有出过碟,也一直没有资源。

没想到的是,国内网友神通广大,在影片「消失」20多年后,居然重新找到了在海外出的日版vhs,并转录成数字资源上载,让它能重见天日,让很多人终于能第一次看到这部传说中的片。

近日网上流传的《老人与狗》资源

其实,撇开影片背后的那桩离奇案件,这部电影本身的命运,同样是曲折且令人唏嘘的。

它的背后不仅暗藏着整个中国电影时代的风云变幻,更是谢晋个人创作生涯的最后一个强音。

第三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之一——谢晋导演(1923-2008)

今天的这篇推送,就让我们回到这部影片诞生的那个历史年代,来聊一聊片子本身的诞生始末,以及他的导演谢晋。

电影本身的故事,更让人感到唏嘘。

日版资源重见天日

1993年,谢晋已经70岁了,这一年他拍摄了电影《老人与狗》。

这部电影改编自张贤亮1979年创作的小说《邢老汉和狗的故事》,当时张贤亮还没有被平反。

1957年,张贤亮在「反右运动」中因发表诗歌《大风歌》被划为「右派分子」,押送农场「劳动改造」 长达22年

1993年9月14日,谢晋带着这部电影到北京召开记者发布会,发了一点「牢骚」。

他直言:「我没有想到过这部片子居然通过了审查,确实没想到。」

尽管谢晋当时已经电影界泰斗级人物,他的电影常常在审查方面遇到问题,前作《清凉寺的钟声》(1991)作为中日蜜月期的代表作,就被质疑过没有控诉侵华战争。

《清凉寺的钟声》海报

谢晋所言的「没想到」,更像是一种自我审查——电影局的审查顺利,让他怀疑影片并没有很好的传递出他想表达的信息。

但事实上风向的改变,和时代息息相关。南巡讲话之后,对于「反思」电影又放松了一点。

当然,尽管拍摄了《芙蓉镇》(1987)这样的作品,谢晋也不是一个时代的骁勇者,他只是在能拍摄《芙蓉镇》的时候,拍了这部电影。在不同的时代,他也只拍那些时代允许的影片。

《芙蓉镇》是谢晋导演创作生涯的一座里程碑

1951年他初入影坛时,正是《武训传》(1951)被批斗的那年,似乎紧跟时代风向,成了他毕生自我警惕的事情。

其实,电影局不只是通过了审查,他们还认为《老人与狗》是一部对十年浩劫分寸掌握得非常准确的电影。谢晋个人并不满意这个认可,他觉得真正准确评价那十年的电影还没有出现。

1951年《人民日报》发文:《应当重视电影〈武训传〉的讨论》,文章经毛泽东修改审定,影片遭到全国性批判

但对于谢晋个人来说,他的反思电影之路,到这里就几乎为止了。

也许当时的他自己,已经隐隐预料到了。

《老人与狗》对原著《邢老汉和狗的故事》进行了很大的改编,故事主线仍然是邢老汉遇到一个讨饭来的女人,两个人结为夫妻,一天邢老汉进城工作,回来女人就不见了。

不同之处,在于狗出现的时机。

小说里狗是邢老汉进城那天捡到的,回来发现女人不见了,他便把感情转移到了狗的身上,认为是那个女人的化身。而在电影里,狗从一开始就在邢老汉身边。

电影的一开始,狗就陪在邢老汉身边

这样的编码顺序的变换,让「狗」这一重要元素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叙事功能。

在小说的前序中,张贤亮写到创作的动机,他在看韩美林画展时看到一幅狗的水墨画,名为《患难小友》。后来他得知画的就是画家身边曾经有过的一只小狗,但在十年浩劫中死在了四人帮爪牙的棒下。

他开始思索,当人不能在同类里寻找情谊,只能将一只狗视为挚友,这个人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孤独?

著名艺术家韩美林(1936年生),正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「福娃」的设计者

韩美林曾经也有一只小狗相伴,后同样死在他人的棍棒之下

小说里的邢老汉在这个讨饭女人前,还有过两个女人。一个是四十岁时结婚的妻子,没多久就病死了;另一个是准备结婚的寡妇,因为大炼钢铁,寡妇没等他,和别人结婚了。

在晚年第三个女人也离开后,他将对人的情感投射到了狗身上,这只狗成了他的救命稻草。

在改编成电影的过程里,谢晋对于故事进行了取舍,去掉了前史的部分,同时他也选择了常见的顺叙叙事模式,不像小说一样有时空的多次跳跃。

这也决定了狗这个元素,必须从一开头就出现,不能等到最后替代出走的女人。

因而狗的意象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它像是邢老汉和女人之间的纽带,更是他们两人命运的象征。

狗开始认可、接纳新来的逃荒女

一开始女人进门,她拒绝狗,因为狗是属于邢老汉,她是一个闯入者,对于狗来说是敌人。但是狗接纳了她,也就代表邢老汉,以及整个村落都可以接纳她。

后来另一个婶子来邢老汉家找她,狗还对明明认识更久的本地人吠叫,通过狗反应的变化,表现出女人在家中地位的稳固。

明明是认识的人,狗却叫了起来

在邢老汉要离开数日,把狗和家都交给女人的时候,狗要跟着邢老汉走,不愿意留下,也暗示后来女人的出走,狗这个时候不再信任她。

狗狗想要跟着邢老汉一起走,被老汉赶了回去

另一个值得玩味的地方,是在小说里三个角色都没有名字。

邢老汉被人忘了名字,无论同辈后辈只称他做邢老汉。讨饭的女人和狗都没有名字,就称作女女和狗。

电影里为了与邢老汉这个「名存实亡」的称呼对应,女人的名字出现过一次,在一封来信上。

一封揭示了女人身份的来信

谢晋将这封信作为了她离开的导火索,信的内容没有展示,因为并不重要。而那个名字却很重要,它代表了这是一个独立的人,瞬间牵系起她的前尘往事。

小说和电影的结尾,狗都因为公社的命令被强制打死,如同韩美林的「患难小友」一般,但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寓意。

邢老汉得知自己的狗要被打死,依依不舍地和它吃最后一顿饭

小说中这一情节,无疑是摧毁了邢老汉最后的精神意志,直接导致了他孤独死去的结局。

电影里狗死的同时,画面定格在了屋内的邢老汉,这一结局在当时有观众认为是美中不足的一点,但其实代表了狗是代替邢老汉而死的。

狗狗最后一刻的命运

相比谢晋以往的电影,尤其是对比「反思三部曲」(《天云山传奇》(1980)、《牧马人》(1982)、《芙蓉镇》),《老人与狗》的情节更为简单,情绪更为平坦。

「反思三部曲」之一——《天云山传奇》(1980)

一方面是因为原著本身就比较简洁,谢晋在原著基础还是加了一些情节,例如邢老汉与女人进城,女人似乎遇到了老乡。另一方面来看,谢晋在克制情感的宣泄,刻意与他一以贯之的叙事模式背道而驰。

这部电影和《牧马人》同样是改编自张贤亮的小说,甚至出自同一本短篇小说集,但是两者相差了11年。

《牧马人》(1982)横版海报

不止如此,「反思三部曲」大概是三五年一部的间隔时间,《老人与狗》则在《芙蓉镇》问世七年后才拍摄。为何明明是同一时代背景作品,却没有成为连贯一体的创作脉络?

究其原因,可能与一篇文章脱不了干系。

1986年在《芙蓉镇》将谢晋的「反思三部曲」,以及他的个人创作生涯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时,当时还是青年的文学研究者朱大可写了一篇「檄文」——《论谢晋电影模式的缺陷》,引发了轩然大波。

朱大可,1957年生,学者、文化批评家。1986年朱大可撰写这篇「檄文」时才29岁,而那年谢晋已经63岁

文中直指谢晋电影叙事传递出的价值观念是一种「中国文化变革进程中的不谐和音」,是「从五四精神的轰轰烈烈的大撤退」。

他认为谢晋电影只是用情感扩张主义赚取观众眼泪,而其中核心的道德神话是对好莱坞电影模式的改造,「谢晋模式」代表了俗电影印记。更无法忍受的是他电影里的女性角色,代表了老式女人的标准图像。

影片《高山下的花环》(1984)剧照

文章指出:「谢晋儒学的标志是妇女造型,柔顺、善良、勤劳、坚忍、温良恭俭、三从四德、自我牺牲等诸多品质堆积成了老式女人的标准图像,它是男权文化的畸形产物。」

在百家尚可争鸣的80年代,这篇文章被大量传播,对作者也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,被称为是他个人生命中的一次「危机体验」。

时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的电影理论家、评论家钟惦棐先生为此书写了一篇《谢晋电影十思》,首肯了这场争鸣,认为朱大可的文章是有闪光点的。

同时,钟惦棐也进一步肯定了谢晋电影的积极意义,留下了「时代有谢晋,谢晋无时代」的金句。

钟惦棐(1919-1987)是中国著名电影评论家,也是著名作家阿城的父亲

另一位大人物夏衍也加入这场争鸣,他认为朱大可等人对谢晋的批判,过于轻率和武断。

夏衍(1900-1995),中国著名文学、 电影、 戏剧作家和社会活动家

但谢晋本人并没有对这场风波披露过任何言语,只是他的创作在这之后有了明显的变化。可见他还是在乎年轻一代对「谢晋模式」的批判,从中进行了调整和改变。

从1989年的《最后的贵族》、1992年的《清凉寺的钟声》,到我们今天所讲的1993年的《老人与狗》,他对十年浩劫的最后一次影像反思,拍摄手法变得极简干脆,叙事方式也尽量抛除了情感的渲染,愈显一种悲凉的底色。

《老人与狗》成为了谢晋对于十年浩劫的最后一次影像反思

往后他拍摄了《女儿谷》(1995)和《女足九号》(2000),似乎是对早期女性主角影片的一次现代性探索,而《鸦片战争》(1997)更像是对不久后大片时代到来前的初探。

《鸦片战争》(1997)获得第1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九项提名,并拿下了包括最佳故事片在内的五项大奖

但朱大可等人称谢晋后来这些影片,是在蓄意验证他们的预言,认为他电影中的艺术价值不可挽回的衰退。

这些引发争鸣的年轻人对谢晋的反感,其实也是站在时代的洪流前端,对老一代电影人以及价值观发起革命。

1986年,85新潮运动已经初露啼声,第五代导演蓬勃而起。这些年轻人如同理论道路上的先锋,为同辈的艺术家身先士卒推开前辈的大山。

「85新潮」是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。它不是一个艺术流派,而是一场艺术运动,同时也是1980年代精英文化运动的社会大潮的一个支流。

85新潮运动创始人森达达作品——《死亡的太阳(一车块状蜂窝煤灰)》局部(1983)

进入到90年代,思想的开放转向了经济层面。1992年第一届海峡两岸暨香港电影导演研讨会在香港举行,此后两岸三地的电影人们每年轮流举行研讨会,代表了香港和台湾另外两个生态环境下的电影体系正式进入到大陆。

同年5月,全国电影公司经理会议在北京召开,这一年比1991年电影观众减少了10亿人次,需要有新的政策去激发电影市场的活力。

到了1993年1月,正式发布了3号文件《印发<关于深化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>的通知》,这份文件给了电影制片、发行和放映企业一部分主动权,是电影界行业改革的先声。

同年2月,谢飞导演的《香魂女》(1993)获得柏林金熊奖,5月陈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(1993)登顶戛纳金棕榈。10月首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行,中国目前唯一的a类电影节。

年轻一代的电影人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的国际影响力代名词,并能够以此吸引到世界的瞩目。

《霸王别姬》(1993),至今无法逾越的华语经典

再往后,各地电影制片厂完成改革,私营电影公司纷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分账大片进入中国,这一切彻底改变了市场的态势。

这个时候的谢晋,应该已经意识到,时代已经变化。以他过往的佳绩、资历,他应该还能继续拍片,但他可以拍什么,怎么拍,是一个无法预知的问题。在这个节点,也许是他能够再拍一部「反思电影」的最后机会。

于是,《老人与狗》诞生了。

我们在今天回头望向谢晋,完全不用像1986年那样去贬低他的成就、地位。

从中国电影史宏观的角度来看,有两个巨人式的人物,完成了他们历史的交接。第一个是郑君里,从二十年代到六十年代;第二个是谢晋,从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。

他们通过梳理历史的症结,中和了时代与大众的需求,从而捏出一条抓中国电影前进的脉络,也为后辈提供了丰富的遗产。

郑君里导演(1911-1969),代表作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(1947)、《乌鸦与麻雀》(1949)、《林则徐》(1959

1993年的谢晋选择了拍摄《老人与狗》,现在看来更具一种现实与虚构文本互照的唏嘘。

他是那个老人,电影是他倾注一生情感的患难小友。

他的患难小友即将被时代洪流带走,独剩他一人,定格在中国电影史之中。

文本与现实的互文,无论何时来看都令人无比唏嘘

作者 ✎ 耳朵

编辑 ✎ 高能社长

本文首发于奇遇电影:cinematik

欢迎关注奇遇电影,解锁更多影视干货